DSC02132  

你再也不能,再也不能
這樣做,黑色的鞋子
我像隻腳在其中生活了
三十個年頭,可憐且蒼白,
僅敢呼吸或打噴嚏。
爹地,我早該殺了你。
我還沒來得及你卻死了──
大理石般沈重,一只充滿神祇的袋子,
慘白的雕像──有著一根灰色腳趾
大如舊金山的海狗
和一顆沈浮於怪異的大西洋中的頭顱
把綠色的豆子傾在藍色之上
美麗的瑙塞特的海水中。
我曾祈求能尋回你。
啊,你。
 
你站在黑板旁邊,爹地,
我有這麼一張你的照片,
一道裂痕深深刻入顎部而不在腳上
但還是同樣的魔鬼,一點也不
遜於那曾把我美好赤紅的心
從中擊破的黑人。
你下葬那年我十歲。
二十歲時我就試圖自殺
想回到,回到,回到你的身邊。
我以為屍骨也是一樣的。
但是他們把我拖離此一劫數,
還用膠水將我黏合。
之後我知道該怎麼做。
我塑造了一尊你的偶像,
一個帶著《我的奮鬥》眼神的黑衣人
 
一個拷問台和螺旋鈕的愛好者。
我說著我願意,我願意。
所以爹地,我終於完了。
黑色的電話線源斷了,
聲音就是無法爬行而過。
如果說我已殺了一個人,我就等於殺了兩個──
那吸血鬼說他就是你
並且啜飲我的血已一年,
實際是七年,如果你真想知道。
爹地,你現在可以安息了。
 
爹地,爹地,你這渾球,我完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讀《爹地》之賞析 :  
從文中的「黑色鞋子」是強勢父親的典型象徵。我像隻腳在其中生活了三十個年頭,可憐且蒼白,僅敢呼吸或打噴嚏。」這裡可以看出作者指自己活得可憐且沒有尊嚴,具有反叛的意味。
爹地,我早該殺了你。我還沒來得及你卻死了」這裡則是作者對父親的真情喊話,短短的一句話中透露了對父親的愛與恨,其實在這裡她的感情是很複雜矛盾的。
大理石般沈重,一只充滿神祇的袋子,慘白的雕像──有著一根灰色腳趾    大如舊金山的海狗    和一顆沈浮於怪異的大西洋中的頭顱」這些抽象的意象應該是作者自己想像出來的,可能比擬她的心情,也可能是她父親的崇拜與愛戴
我有這麼一張你的照片,一道裂痕深深刻入顎部而不在腳上    但還是同樣的魔鬼,一點也不   
遜於那曾把我美好赤紅的心」那照片中的裂痕,可能是她自己撕的或剪的,而且刻意的讓裂痕裂在顎部而不在其他地方,這可能是她發洩情緒的一種辦法,而父親的形象在她心中就如同魔鬼一般。
你下葬那年我十歲。二十歲時我就試圖自殺    想回到,回到,回到你的身邊。我以為屍骨也是一樣的。」這裡時間回到從前,指出自己在十歲那年就要經歷父親死去的悲傷,所以她的童年肯定是很不快樂的。而悲傷找不到情緒出口所以她試圖自殺,以為用死去這種方法可以回到父親身邊或是可以作為解脫。
最後以「爹地,爹地,你這渾球,我完了。」做結尾,呼應前面,再一次表明對父親的恨意。最後,戀父情結已經終結,對愛情與婚姻的期望也已完全破滅。
《爹地》之寫作背景與介紹 :
在她八歲時父親去世,這也成為她一生的轉捩點,從此開始有了對死亡的書寫以及試圖自殺的行為。她在英國留學時認識了丈夫,結婚後婚姻卻出現裂痕,這也導致她精神狀況不佳最後自殺。作者所處時代可能女性在社會上及家庭關係中是處於附屬地位,是低於男性的,所以她長期感受這種父權社會的束縛。
這首詩寫於普拉絲自殺前3個月,文中父親一詞是一個多重隱喻,至少指稱了自己的已逝的父親本人、父權體制、背叛的丈夫三個角色,而普拉絲自己則以女兒、女性和妻子的角色相對應。
普拉絲負面情緒的來源 :  
父親早逝給她留下很大的悲傷與遺憾造成的,還有就是她身為一個女性作家體會到身心上的約束,在婚姻生活中得不美滿、以及在創作生涯中遇到的挫折與矛盾時她的不自信、軟弱等等......。這些負能量共同作用於普拉絲,所以可在她的作品中看到大量的憂鬱字眼。
讀《爹地》之心得 : 
在課堂上讀到普拉絲的《爹地》時,就對它很有興趣,比起另一篇《拉撒若夫人》更喜歡當中與父親糾結的情感。在《爹地》中,有悲哀、憤怒、仇恨和愛交織等複雜的情緒,可以看到作者是一步步拋棄父親還有與他相關的一切,且透過和自身的過去脫離來挽救自己、迎接新生,可惜最後還是失敗。詩的開始就以命令的語句展開,整首詩顯示出她極度壓抑的反叛意識,前面先是強烈的控訴,到後面變成溫柔的乞求,最後又是瀟灑的拋棄,這樣強烈的落差感營造出很強的藝術感染力,很難讓人不陶醉在其中,且整首詩的憂鬱氛圍也營造得很好。
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季妹愛趴趴造~

季妹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